八月三餐饭

8月9日,和管小姐到燕燕姐家吃饭。康熙来了的某一期里有人说过,要问一个人会不会做饭,要问,能做几个人的饭。我顶多两人。

前一天偶尔提到食堂没饺子,不想大家越说越兴奋,于是8月14日,干脆约同事一起中午回家包饺子。我负责和面,不幸面和硬了。

星星来上海玩,8月24日地陪一天。中午吃了最近列入To do清单的Q太郎,还凑合吧。然后用下午的时间把富民路长乐路乌鲁木齐中路五原路武康路泰安路走了一遍,沿途去了几家想去的杂货店看了下,总体上是贵到没朋友。最后在以前看过的一个博客庄耶鲁和黄哈佛的aroom喝咖啡歇脚,除了正好需要上了个厕所,蛮失望的,咖啡跟自己冲的很难喝的雀巢一个味道。不过也有收获,五原路在大修,路边一个卖旧货的摊子上看到了个青花罐子,没怎么想买的,边翻东西边乱砍,无意把价格砍到了原本的预期以内,也不管是不是真的旧货了,反正跟那些没朋友的杂货店比是便宜多了,欢欣鼓舞地拎回家。

Posted in WordPress | Leave a comment

夏天的瞬间

从这周开始,伴随着户外扑面而来的热气,上海的夏天正式到来了。周五下班以后到市区,走在路上就要出汗。事情办完以后,决定去MUJI看《夏日瞬间》的展览。进地铁站时还很闷热,过了几站要出站换乘地铁时发现突然下雨了,好在雨势稍弱,还是到iapm把展览看了,结果还不错,挺用心的。

中午,新买的风扇到了。在一堆丑陋的风扇中找啊找,终于找到一款符合自己要求的,顶着汗珠组装起来,很开心,凉风吹得人昏昏欲睡。干脆去卧室,开着空调陷入昏睡,连突降暴雨都浑然不觉。雨后的傍晚在小区慢跑,对面大妈的手机里飘出了周杰伦……这些就成了今年夏天的瞬间。

Posted in WordPress | 评论关闭

房间里旅行

6月一整个月都没怎么碰相机,只在27日28日的周末,心血来潮翻出来宾得胡乱按了几下。电影节去看了两场,第一场是伊莎贝拉·阿佳妮的修复版4K《玛戈皇后》,夜半没看完提前离场赶地铁。第二场是《窈窕舞妓》,欢乐歌舞片,恰好补偿了在京都没看到任何艺妓的小遗憾。

Posted in 未分类 | 评论关闭

五月凉都行

5月24-26日,在贵州玩了三天,参加星星婚礼。从贵阳包小巴士经过黄果树前往六盘水。因为有贴心周到的安排,全程旅行团状态。

黄果树瀑布如果慢慢看可能需要一天时间,我们脚程算快,用了大半天。端午未至,还没有丰水期,瀑布远看不是特别壮观,但从瀑布后面绕的时候,还是挺震撼的。傍晚乘车在夜色中前往六盘水,山路上忽然会飘来一阵雨,忽然又飘走。直到踏上六盘水的土地,半夜吃完了六盘水特色的烙锅,还是不太确定六盘水到底由哪三个地方组成,因为此前完全没听过。六盘水是六枝、盘县、水城三个地方的简称,我们所在的是水城,应该是六盘水的行政区,东西主路非常长。水城号称凉都,据说最热的夏天也非常凉爽,不需要空调。虽然5月底上海也不太热,但在凉都还是明显感觉凉爽,因为有下雨,全程是雨后的清新。25日在星星和家人的带领下吃完早饭吃午饭,在山上吃了贵州的羊肉,一点都不膻。婚礼是晚上,感觉是一顿大型宴会,婚礼结束后一行人唱歌到半夜。

26日早上起来去酒店附近的一个菜市场看了一下,买了两袋辣椒粉。回酒店集合,再吃去吃了羊肉粉,带着星星妈妈给捎的土产回程。在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吃了一顿无法,挥手和星爸星妈告别,正式启程返回贵阳。到达贵阳已经是傍晚,等回到浦东再打车回来,到家已经是半夜。匆忙和丰富的行程,一时无法回神过来。

Posted in WordPress | 评论关闭

逛北京车展

4月20日是北京车展的媒体日。无人组织,和同事自行前往,还看不到展馆就已经水泄不通。和大多数人的做法一样,下车步行过去,就算天热路远,也别无他法。展馆无组织无服务可言,展馆外唯一能见的指示牌蠢到只标示了你在哪里而不告诉你应该往哪里去,也见不到志愿者,所有人,只能无头苍蝇一样乱闯。好在大众馆是单独一个展馆,没那么混乱,花时间看了看。

从大众馆出来,把东边,也可能是西边的两个展馆看完,丧失了耐性,中午刚过就出来了。坐了郊区的公交车,一直昏睡过了站直坐到终点站东直门。打车去东大桥,然后穿过理工大学,在海碗居吃上了想了很久的炸酱面,可能面有点多,还没吃完念想就没了。

然后,在拥堵的公交上怀念往昔,直到潘家园换了地铁,前往来芳草地。过马路的时候等红灯,看到了自行车穿越宽阔无比的马路,这画面在上海应该不容易看见。晚上吃了鼎泰丰,也就那么回事,群弟弟做东刷的卡,没有机会验证找零是不是真的是熨烫过的,略遗憾。饭后晃到特斯拉店里看了一下,出芳草地,夜风中夹杂着槐花的甜味儿,迎面吹来。

Posted in WordPress | 评论关闭

当你见到我

以出差之名返回北京。突然想到的这个拍摄计划,本也设想要拍出徕卡那种高级感,可结果相去甚远,相见的一瞬间举起相机总觉得不自然。前两张完全没告知就拍了,对忙于做出一桌大菜无暇顾及表情的总顾问说抱歉。然后我就在沙发上等着,亲爱的朋友们前前后后从四面八方赶来,为这丰盛的家宴,也为见彼此一面。

当然,也不能落下,在男女主人忙于厨房时进进出出的小豆。不像另外两只小猫会躲起来看也看不见,她时不时要出现,像主人一样监视一下场面。这独一无二的饭菜,还有只能在北京见到的好西瓜,还没吃完几乎就要开始怀念。当然,这还只是午饭,接下来照例有唱歌有晚饭,大家吃啊喝啊唱啊候啊走啊坐啊捅刀啊欢笑啊,要直到凌晨一两点。

Posted in WordPress | 评论关闭

杭州和乌镇

清明节的第二天,又去了趟杭州。中午出发,下午到达,人山人海交通差,只去了一个灵隐寺都很匆忙,即使有意境那也没顾得上。

晚上本打算回去的,公交车堵在路上,很难赶上车,再加上无法拒绝别人邀请无法果断决策的讨厌个性,最终在杭州大吃了一晚上。

于是第二天去了乌镇的东栅。人竟然不多,但逛下来也就那样,我觉得还不如千灯有意思呢,千灯至少还有本地人切实生活在河边。

中午打车从乌镇到嘉兴高铁站,在车站吃了五芳斋粽子,也不过尔尔。非在消极的陈述里要加一点惊喜的话,乌镇的买的香还不错。

Posted in WordPress | 评论关闭

霓虹国游记(八)

早上出门,往天王寺出发。清晨,店铺基本都还没开门,路上行人也很少,一路走过大阪的街道,路过樱花盛开的居民区小公园,路过安居天满宫,路过一心寺。在天王寺门前试吃了一个饼干,很不错,买了一包竟然要1000日元。这个饼干味道持久,入寺前吃的,在出天王寺的时候嘴里还有芝麻的香味。饼干的食用方法也很特殊,因为非常硬,需要两个饼干互相敲击,直到碎成一片一片。

天王寺游人不多,可能因为可观光的目标也不多。溜达了一下,参观了一个庭院,10点左右离开,前往天王寺站附近的商场,开始大阪MUJI的血拼。天王寺站的MUJI直到11点才开门营业,然后去旁边and的MUJI吃了午饭,下午再绕到梅田的大丸百货和心斋桥的MUJI,最后返回难波店,几乎把大阪市内的MUJI几乎都去了一遍。

接近四五点时,匆忙回到酒店拿行李,前往南海车站。到达大阪机场去除通关手续,没有剩下多少时间,只能逛一下前往候机大厅沿途的店铺。顺利买到了Royce’,剩下五千多日元无处安置,买了个虎牌保温杯,因为剩下的部分可以用行用卡支付,连1日元都可以花掉了,最终只带了100日元和两个5日元铜板回来。

Posted in WordPress | 评论关闭

霓虹国游记(七)

从难波车站可以直接乘车到奈良。奈良公园就在奈良站旁边,但是奈良公园是相当大的一个区域。奈良博物馆有佛教塑像展,看下来有艺术成就颇高的印象。从奈良国立博物馆出来,旁边的冰室神社门前的垂樱盛开。

从冰室神社去了东大寺,东大寺真的超级大,比国内见过的所有殿都大。然后去了二月堂,二月堂的茶室有免费的茶水供游客饮用休憩。从二月堂出来,一路出去,路过了攻略上提到的万叶粥,但是之前因为饿随便找了家店吃了饭,只好作罢。从这里绕出去,到奈良站走了好半天。

本来打算去唐招提寺的,看时间来不及,干脆在奈良站附近溜达,去了旧书店,进了各种杂货店,整条街简直就是杂货天堂。在一个寺里看到了漂亮的桃花。在路边一家叫做木下照舞堂的颜料店前犹豫了好久,鼓起勇气按了门铃,就有一个老太天出来开门招呼,买了一盒颜料。返回时在下御门进了一家叫瑜伽的店,又买了一套香插,5000多日元只因为造型是山茶花。

傍晚返回大阪,出难波站正好还有一家风月,嗯,大阪烧还挺好吃的。

Posted in WordPress | 评论关闭

霓虹国游记(六)

早上出酒店,从四条大宫站乘岚电前往蓝山。电车沿途确实经过居民区的树下,但是樱花没开,传说中樱花树下穿梭的美景完全没有领略到。下了电车,毫无头绪地走了一会儿,从渡月桥返回,去天龙寺。

天龙寺可以看成一个植物园,开着各种花儿。从天龙寺出来是竹林,一路走,还路过一个人形工作室。这时候游客开始躲起来,台湾国语响彻耳际。

过了落柿舍,前往二尊院,经过一个陶瓷工作坊,叫小陶苑,回来才发现竟然始创于1964年。在这里发现了一种完全没见过的东西,姑且叫做花插,是一个小山丘一样的东西,可以在任何容器中插花,忍不住买了俩,还有一个青瓷碗,明知带回去会有多艰难。二尊院门前遇到三个台湾人,一位女士从价格和樱花没开的角度向她的朋友阐述了不值得买票进去然后在门口狂拍照。二尊院门票要600,天龙寺才要500,但是后来总结,越是不知名反而贵的景点,越值得去。虽然樱花确实没开,虽然去二尊院要消耗很多体力,还是后悔没有去。

后来路过了传说中的豆腐店,买了豆腐串,在旁边坐了公交车返回市区。再次感叹,网上绕死人不偿命的交通攻略,还不如到了地点直接谷歌地图方便。去了东大寺,被寺内巨大的鲤鱼吓了一跳。寺内很是宽阔,游人也不多,看了一个漫画家与佛教的展览,出门前往三十三间堂。

三十三间堂果然是国宝,各种吓人的禁止拍照警告。明知是错误的,但是千手观音实在是太漂亮了,卑鄙地按下了快门。心怀忐忑地出了三十三间堂,乘公交去二条城,到了才发现已经过了过了最后的入馆时间,彼时已经超过下午4点了。

从二条城坐了两站公交车,到了四条通,在拐角的便利店买邮票。店员似乎完全听不懂英文,这时候前面结完账戴着工牌的顾客回过头来,帮我翻译,英文真的很好啊,什么日本人英文很差的说法也可以破除了。顺利买到了邮票,快到达酒店时路过一家松屋,吃了カルビ焼肉定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但是感觉比吉野家好吃。

吃完晚饭,从四条大宫乘车去大阪,慌乱间没有搞清楚特急和准急等的区别就上了车,结果是不快不慢的车。沿途看到各种人上车下车,可谓光怪陆离,但大部分的男性上班族还是很一致的,深色的西装,大多数打领带,必备一个公文包,公文包只看到拎着的,单肩背的很少,双肩背包没看到过。从梅田车站转市内地铁到达难波,再一次入住胶囊旅馆。不过这次的胶囊比在东京市好了很多,可以想象成把如家汉庭的洗漱间去除然后塞进一个集装箱。放下行李在附近转了一下,大阪果然是不同啊,南海车站前好几波街头艺人,还都围了不少的观众,这个场景除了在东京国际展场看到过,在城市中是从没见过的。

Posted in WordPress | 评论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