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和乌镇

清明节的第二天,又去了趟杭州。中午出发,下午到达,人山人海交通差,只去了一个灵隐寺都很匆忙,即使有意境那也没顾得上。

晚上本打算回去的,公交车堵在路上,很难赶上车,再加上无法拒绝别人邀请无法果断决策的讨厌个性,最终在杭州大吃了一晚上。

于是第二天去了乌镇的东栅。人竟然不多,但逛下来也就那样,我觉得还不如千灯有意思呢,千灯至少还有本地人切实生活在河边。

中午打车从乌镇到嘉兴高铁站,在车站吃了五芳斋粽子,也不过尔尔。非在消极的陈述里要加一点惊喜的话,乌镇的买的香还不错。

Posted in WordPress | Leave a comment

霓虹国游记(八)

早上出门,往天王寺出发。清晨,店铺基本都还没开门,路上行人也很少,一路走过大阪的街道,路过樱花盛开的居民区小公园,路过安居天满宫,路过一心寺。在天王寺门前试吃了一个饼干,很不错,买了一包竟然要1000日元。这个饼干味道持久,入寺前吃的,在出天王寺的时候嘴里还有芝麻的香味。饼干的食用方法也很特殊,因为非常硬,需要两个饼干互相敲击,直到碎成一片一片。

天王寺游人不多,可能因为可观光的目标也不多。溜达了一下,参观了一个庭院,10点左右离开,前往天王寺站附近的商场,开始大阪MUJI的血拼。天王寺站的MUJI直到11点才开门营业,然后去旁边and的MUJI吃了午饭,下午再绕到梅田的大丸百货和心斋桥的MUJI,最后返回难波店,几乎把大阪市内的MUJI几乎都去了一遍。

接近四五点时,匆忙回到酒店拿行李,前往南海车站。到达大阪机场去除通关手续,没有剩下多少时间,只能逛一下前往候机大厅沿途的店铺。顺利买到了Royce’,剩下五千多日元无处安置,买了个虎牌保温杯,因为剩下的部分可以用行用卡支付,连1日元都可以花掉了,最终只带了100日元和两个5日元铜板回来。

Posted in WordPress | Leave a comment

霓虹国游记(七)

从难波车站可以直接乘车到奈良。奈良公园就在奈良站旁边,但是奈良公园是相当大的一个区域。奈良博物馆有佛教塑像展,看下来有艺术成就颇高的印象。从奈良国立博物馆出来,旁边的冰室神社门前的垂樱盛开。

从冰室神社去了东大寺,东大寺真的超级大,比国内见过的所有殿都大。然后去了二月堂,二月堂的茶室有免费的茶水供游客饮用休憩。从二月堂出来,一路出去,路过了攻略上提到的万叶粥,但是之前因为饿随便找了家店吃了饭,只好作罢。从这里绕出去,到奈良站走了好半天。

本来打算去唐招提寺的,看时间来不及,干脆在奈良站附近溜达,去了旧书店,进了各种杂货店,整条街简直就是杂货天堂。在一个寺里看到了漂亮的桃花。在路边一家叫做木下照舞堂的颜料店前犹豫了好久,鼓起勇气按了门铃,就有一个老太天出来开门招呼,买了一盒颜料。返回时在下御门进了一家叫瑜伽的店,又买了一套香插,5000多日元只因为造型是山茶花。

傍晚返回大阪,出难波站正好还有一家风月,嗯,大阪烧还挺好吃的。

Posted in WordPress | Leave a comment

霓虹国游记(六)

早上出酒店,从四条大宫站乘岚电前往蓝山。电车沿途确实经过居民区的树下,但是樱花没开,传说中樱花树下穿梭的美景完全没有领略到。下了电车,毫无头绪地走了一会儿,从渡月桥返回,去天龙寺。

天龙寺可以看成一个植物园,开着各种花儿。从天龙寺出来是竹林,一路走,还路过一个人形工作室。这时候游客开始躲起来,台湾国语响彻耳际。

过了落柿舍,前往二尊院,经过一个陶瓷工作坊,叫小陶苑,回来才发现竟然始创于1964年。在这里发现了一种完全没见过的东西,姑且叫做花插,是一个小山丘一样的东西,可以在任何容器中插花,忍不住买了俩,还有一个青瓷碗,明知带回去会有多艰难。二尊院门前遇到三个台湾人,一位女士从价格和樱花没开的角度向她的朋友阐述了不值得买票进去然后在门口狂拍照。二尊院门票要600,天龙寺才要500,但是后来总结,越是不知名反而贵的景点,越值得去。虽然樱花确实没开,虽然去二尊院要消耗很多体力,还是后悔没有去。

后来路过了传说中的豆腐店,买了豆腐串,在旁边坐了公交车返回市区。再次感叹,网上绕死人不偿命的交通攻略,还不如到了地点直接谷歌地图方便。去了东大寺,被寺内巨大的鲤鱼吓了一跳。寺内很是宽阔,游人也不多,看了一个漫画家与佛教的展览,出门前往三十三间堂。

三十三间堂果然是国宝,各种吓人的禁止拍照警告。明知是错误的,但是千手观音实在是太漂亮了,卑鄙地按下了快门。心怀忐忑地出了三十三间堂,乘公交去二条城,到了才发现已经过了过了最后的入馆时间,彼时已经超过下午4点了。

从二条城坐了两站公交车,到了四条通,在拐角的便利店买邮票。店员似乎完全听不懂英文,这时候前面结完账戴着工牌的顾客回过头来,帮我翻译,英文真的很好啊,什么日本人英文很差的说法也可以破除了。顺利买到了邮票,快到达酒店时路过一家松屋,吃了カルビ焼肉定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但是感觉比吉野家好吃。

吃完晚饭,从四条大宫乘车去大阪,慌乱间没有搞清楚特急和准急等的区别就上了车,结果是不快不慢的车。沿途看到各种人上车下车,可谓光怪陆离,但大部分的男性上班族还是很一致的,深色的西装,大多数打领带,必备一个公文包,公文包只看到拎着的,单肩背的很少,双肩背包没看到过。从梅田车站转市内地铁到达难波,再一次入住胶囊旅馆。不过这次的胶囊比在东京市好了很多,可以想象成把如家汉庭的洗漱间去除然后塞进一个集装箱。放下行李在附近转了一下,大阪果然是不同啊,南海车站前好几波街头艺人,还都围了不少的观众,这个场景除了在东京国际展场看到过,在城市中是从没见过的。

Posted in WordPress | Leave a comment

霓虹国游记(五)

从京都站乘巴士,先去了晴明神社,没有晴也没有明,在雨中。然后往北到达西阵织会馆,没有看表演,二楼展厅有副兔子的画很好看。到金阁寺时,雨开始变大,我没带伞,衣服的帽子盖在头上勉强参观,一路好奇为什么纪念品商店不卖伞,直到出金阁寺看到便利店。出金阁寺的时候不免俗求了个签,中文的,大吉:一信向天飞,秦川舟自归,前途成好事,广得贵人退。这信达雅的签语不是翻译自日文是直接用的中国的吧。

从金阁寺走到北野天满宫,会路过平野神社,沿途是民居,倒很值得一看。平野神社前的樱花开了些,但旁边的樱花林都还没有开。

到北野天满宫就有些累了,虽然有了伞,但下雨总是让人无法情绪高涨。匆匆从北野天满宫出来,乘公交去锦市场像找豆腐火锅吃。结果攻略上闻名的这家店根本没开门,也因此找了好久才抬头看见高处的招牌。豆腐圈倒是找到了,但边走边吃觉得有一点难为情。

下午就在锦市场附近溜达,在西村吉象堂买了个放寿司的叶子形状的盘子,老板夸我的相机好看,我不好意思地说Made in Japn。然后顺利去了计划中的土屋鞄制造所,两层楼比较迅速就转完了,二楼有一个皮包需要戴手套才能看,皮质极好,应该是传说中的马臀皮。后来无意间路过京都文化博物馆,有印象派的特展要1200日元,没舍得,只在常规馆看了一下,好后悔啊。

c

晚饭本想在锦市场的豆腐圈店旁边的一家店吃,看着很不错,进门时被告知还没到营业时段,于是索性去不远处的MUJI Meal&Cafe吃吧。沿途经过一家叫做JQ Store的四五层文具店买了些笔和卡片水彩纸,剁手的节奏根本停不下来。1000日元两热两冷,热的一般是荤菜,冷得一般是素材,不论吃起来还是看起来都挺好。

吃晚饭乘公交回到京都站,去京都站对面的MUJI溜达了一下,回酒店取行李,这时候又下起了雨。半夜坐在京都站对面等公交,眼看着自己的车次打折回转车的灯呼啸而过,盯着谷歌地图和车站的车次时间看了又看,非常紧张不安,很担心已经没有车次了那可就只能打车去四条大宫啦,都说日本的出租车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还算好运,公交车最终来了,激动的要在雨中留下热泪。入住的Ark Hotel Kyoto离四条大宫公交站非常近,真是谢天谢地。

Posted in WordPress | Leave a comment

霓虹国游记(四)

6000日元的夜行大巴,只能将椅子放得比较平,不能完全躺下,不知道8000块的会好到哪里去。行驶期间所有窗户都拉上帘子,前面司机驾驶区也用帘子隔开,大大降低了在车上的感觉,虽然帘子没多少成本,但这种贴心未曾见过。5点左右,大巴就到达了京都。各种车站集中的好处再一次凸显,大巴经停的八条口车站直接就是京都站,换乘火车、地铁或市内公交都只需要步行就可以了。反观国内,特别是有高铁站的城市,高铁换乘到其他车站低于半小时的都算仁慈,真是蠢得无以复加。早晨的京都站,很多服务店都没有开,不过还是可以在自助机上买ICOCA,乘JR去伏见稻荷。红色的鸟居是伏见稻荷大社的标志,但实际上更偏向于橘红色。

清晨的稻荷神社没有什么人,空气也非常清新宜人。唯一见过的人群就是一堆中国学生,向世界透露着自己的人生,什么时候能学会不打扰别人呢。如果把整个稻荷神社参观完全,感觉至少需要3个小时,所以没有全部走透透,穿过千鸟居以后也就晃晃悠悠地下山了。到山下时神社也才刚刚开始上班。找到了攻略界闻名的鳗鱼饭,根本就没有开门。

没有原路返回,找到了公交站点,乘公交返回,在跟司机买交通一日券的时候,能感觉到公交车上仅有的几个老年人投来和善的目光。这时候旅行团还没有出动,返回市区的游客就更少了。在京都站下车,再换乘公交去清水寺。虽然去清水寺的公交上游客挤得满满的,但一下车,就散开了,前往清水寺的路上人倒不显多。这时候路边的店铺正在陆续开门营业。

清水寺在修缮,樱花没有开,甚至树叶也不多见,清水舞台就没有特别的感觉,远眺一下也就下山了。这时候体力开始有些不支。从清水寺出来,跟着行人一路走过二年坂三年坂的,忽然就走到了高台寺。

高台寺和圆德院的联票要900日元,不过确实物有所值。可能因为这道坎,寺内的游人很好,观光的引导也很私人化,有人提示要进入室内要脱鞋,在一些展示也有人做讲解。一度闯进去发现正在讲解又不好直接退出来,值得依样跪下煞有介事的听一听。旁边常常发出好厉害的赞叹声,这个我是听得懂。在圆德院的北庭,坐着休息了一会儿,看着用石头搭建的园景。听不懂讲解,不过也能感觉得到一些奇妙。园子里没有水,但通过石头和土地的高低,分明营造出了水流的氛围。

从圆德院出来,看到了闻名的菊乃井,也只能看看了。在八坂神社终于看到了樱花,不多,但还是挺惊喜的。旁边台湾旅行团的导游说,等樱花盛开的时候会“漂亮的要死”。

八坂神社出来就是祇园,在一家老店かづら清买了很有特色的山茶花钱包,很不贵。再逛一下,就去找一泽信三郎了。

戏剧性的是,先看到了喜三郎的店,不知有诈,在店里选了半天都无法抉择,最后要结账时突然不知道那根神经,跟店员确认是否这里就是一泽信三郎。女店员很不高兴地说他们是完全不同的店。意思一下买了个帆布口袋,暗自庆幸着出门了。按地图继续往北走了一阵子,路过了知恩院,果然就看到了一泽信三郎的布包标志。一泽信三郎的店铺有两层,店员比前一家多,也更规范。前面喜三郎店只有一层,有一男一女两名店员。一泽信三郎的店有两层,店员多很多,整个感觉也开放很多。店里有成群的华人,至少有台湾人。日本顾客也有,其中一个是怀孕的妈妈陪着十几岁的大儿子在选背包,感觉不是姐弟。还有一个日本老太太很高兴地跟店员说自己多年前买过信三郎帆布现在要再买一个。当然,这些都不是靠语言听懂的。始终无法理清一泽帆布错综复杂的关系,喜三郎和一泽信三郎的帆布袋几乎可以说一模一样,只不过个别款式只有一家有。管不了那么多,买了三个帆布袋高兴地要返回。

这时候,iPhone和移动电源都没多少电了,返程更多地要依靠站牌提示。明明记得上的公交车是到京都站的,可越坐越觉得不对劲,下了车,看站牌信息时,还没说话呢,两个老太天很热心的询问我,当时可能是问时间,等发现我是外国人时,很热情的攀谈起来。用仅有的几个日语英语词汇表达了我要去京都站,她们很热心的帮我跟旁边的日本人确认了应该要乘坐的公交车是在对面,并且把我领了过去,直到我要乘的车来了我上了车,她们才跟我挥挥手,返回马路对面。真是无法友好更多。

最终顺利返回京都站旁边的酒店,休息了一下,直到晚上七点半才出门,在マツモトキヨシ药妆店买了口罩和鼻贴,不到600日元。然后去京都站伊势丹楼上的拉面小路吃了拉面,还不错,可能因为本来没有期待很多。

Posted in WordPress | 评论关闭

霓虹国游记(三)

24日计划去筑地市场。但是没有办法四五点钟爬起来,睡到自然醒,七八点才出发。到了筑地市场,早市已经没了,看见路边有人在排队,于是干脆决定吃这一家矶野家。点了最贵的套餐,是还不错,但是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吃,可能预期太高。吃完出来继续逛,感觉人比之前还多了一些,后来路过几家店,门外排得人山人海,应该是攻略推荐吧。没有看到卖鱼的,看到的都是卖杂货的,甚至还有卖瓷器的。

从筑地市场出来,去了附近的筑地本愿寺,然后步行至银座,看到了海尔的广告牌,漫无目的的在银座走了一会儿,乘车去秋叶原。除了街角五六层楼的Book Tower,秋叶原完全不是想象中的二次元,就是一个电器商店街,临街有各种二手家电和电子产品。什么也没买,从秋叶原再乘车去明治神宫。明治神宫又是一个日本小中见大的案例,大的有点超出想象。明治神宫的观光主要是走路,神宫的建筑基本没有对外开放,只能殿外看一下。作为散步的场所还是很舒适的。

从明治神宫出来,对着Google地图,找Porter得表参道店,虽然还是有点误差,但最终还是找到了,竟然在沿街建筑的后面,算是比较僻静的地方了。如雷贯耳了十来年,终于见到真身了,激动之余把店内商品几乎看了个遍。最后豪掷三万买了一个公文包和一个很小的钥匙包,当然啦,是日元。就在日本期间对地铁上班族的观察,Porter还确实是一个比较国民的牌子,在不同城市目睹过两个以上的人用Porter的包,年纪都还不是很轻。揣测,应该是一个亲民但是又不算便宜的存在。

在神宫前吃了銀だこ的章鱼小丸子,高估了自己的食量,加之酱有点咸,根本吃不完。吃完乘车去涩谷,看忠犬八公。忠犬八公的塑像是看到了,但更引人注意的是旁边的一个户外吸烟区,男男女女在这个小区域挤作一团忙着抽烟,颇有不安定感。

在涩谷更为奇特的景观就是,人流。可能赶上了下班高峰,十字路口总是有几个帮派要火拼的气势。在日本期间,任何别的地方都未曾见过有这么多人同时出现,放佛一下子置身于宇宙的中心。过马路的时候人群中一个Cosplay舞者一闪而过,远处宇多田光十年如一日的头像诡异地从大楼后探出来,一切都那么不像真的。

在涩谷看完,时间还有多的样子,决定去看东京塔。想着,如果直接到达东京塔不太现实,而且进出反而无法观光,于是赌博一样在日比谷还是虎ノ门来着下车,向着东京塔的方向前进。黑擦擦的路上只有成群的喝完酒的下班族要回家或者要续摊。突然间,就看到了东京塔,可是被挡住了,为了更好的视角,一路走下去,最终走到了赤羽桥,感觉差不多了,时间也不够了,从赤羽桥返回新宿。到达新宿时应该有10点了,因为商场都开始关门了。去酒店取了行李,去附近的简陋的很像国内临时建筑的夜行大巴站等车。虽然不是很确定,但感觉得出有很多关西过来东京的青少年。旁边一对男女在用中文高谈阔论,整个人生几乎都被我听见了,可真讨厌啊,就不能入乡随俗默默一点么。

Posted in WordPress | 评论关闭

霓虹国游记(二)

23日首先要去的是AnimeJapan。在东京站寄存了行李,从丸之内一侧乘巴士前往,匆忙间悲剧地冲上了区间车,终点是一个港口。在港口问了工作人员,结合Google地图,换乘一次巴士到丰洲以后,放弃了还需要再换乘一次的巴士,直接在丰洲买了麦当劳,边吃边走到有明的国际展示场。这一段有相当的距离,沿途都是马路和空地,中间还穿过一条河,能遇到的人全就是路跑者,东京还真是跑步友好。

对日本动漫停滞在中学时期,对当前的作品和角色没有了解,所以纯粹是凑热闹。现场没有想象中疯狂,观众们都比较克制。把各个展位浏览了一遍,拿了一袋的派发的宣传品,没吃午饭的午后撤出,乘海鸥号换乘一次前往上野,车上看到对面的小学生拿着展场的宣传品笑逐颜开。作为著名的赏樱胜地,上野公园的樱花也还没开,在国立博物馆看了又看,直到闭馆也只看完了东馆和本馆两个展馆。东馆以中国文物居多,也穿插一些埃及和印度等地的作品。印度的佛像第一次看到,与敦煌所见的佛像大不同,看不到有什么传承和传播的关系,虽然都说敦煌的造像源出印度。印度这些历史悠久的佛像看起来非常现代,应该不是博物馆糊弄人吧。

本馆展出的全部是日本文物,与以前的主观印象大有不同。惯常的说法和自己想当然的想法,日本不过是古代中国的学生,大有不值一提的轻蔑意味。看完展览不会再这样认为。确实有不少文物看得出模仿痕迹,但绝对不止于此,在后续继续发展出了明显的特色,最终变成了与模仿对象非常不同的东西。反观中国书画,历朝历代其实相差并不多,没有哪个朝代的作品与前朝比较能像日本绘画的风格这么迥异。本馆还有一个很特别的展厅,国宝室。这个小小的空间里,每月只展出一件绘画或书法的国宝作品,让观者在宽敞的空间里静心欣赏(宣传册语)。当时看到的国宝是藤原光能像,确实是精品,而3月23日恰好是其展出的最后一天。

博物馆对面有个巨大的水池,虽然樱花并未盛开,但还是有很多人围绕在水池周围,没有特定的目的,就那么呆着。从博物馆出来,去公园内的其他几个景点转了一下,天色不早,也就出来了。在前往上野公园对面商店街的时候,看到了路边盛开的樱花,影视作品里见过的画面感突然涌上来。商店街游客很多,有不少号称大甩卖的店铺,与国夜市商店街等相差不大,要说有什么特色的话,就是药妆店特别些,走几步就有一个。

从上野回到东京站,取了行李,再去新宿。对着Google地图找酒店,在代代木小学附近非常当地非常不像是会有酒店的巷子里反复转了半天,都找不到,求助路边的日本妇女,倒是很热心,带着我们找了好久但是她也找不到,最后她干脆求助路过的当地外国人,稍微能沟通之后告知了大概方向,但依然找不到。路边中国料理店也问了,虽然搞清楚了哪条巷子,但是始终找不到,最终醒悟是被谷歌地图坑了,酒店根本就不在谷歌地图显示的地方。这里提供的建议是,酒店等的地址,尽量以订单上官方地图为准。景云庄酒店其实在新宿站不远处还比较繁华的地方,早前还路过旁边的麦当劳的。前台的英语非常熟练,扔下行李去附近吃了晚饭,最终选定了看起来相对厉害的今井屋,亲子还挺好吃的。 回来泡了个澡,在日式房间的榻榻米上整理了东西,睡前看了一下Moves,步行了26.1公里。

Posted in WordPress | 评论关闭

霓虹国游记(一)

2014年3月22日,平生第一次走出国门,踏上霓虹国。春秋廉航是到偏远的茨城机场。之前网上看的入关指南说明本身就让人发晕,其实下飞机后有华人工作人员用中文引导,手续也比较简单,全程英文应答两三个问题即可,其他一律ありがとう带过。出机场候大巴,整个机场只目测到春秋航空的这一架飞机,再就是路边公园性质的空地上有两架日本战术侦察机,被人百无聊赖地参观着。茨城机场到东京,一般要选择机场大巴。大巴需要提前预定座位,但据观察,没有预定座位的也没有太大问题,在预定座位者优先上车后,也会安排剩余座位或另一辆大巴载剩余的人。坐满人后,大巴比原定的13:10分早一点出发,经过2小时达到东京站,沿途没有什么风光,只有路边商店的幡旗绵延不断,还挺蔚为可观。

京都站就是一座摩天大楼,只不过在入口写了京都站等字样,与国内大而无用的空壳火车站地铁站大不同,京都站内及周边集合了多条线路多种交通工具的站点,换乘相当方便。在站内无师自通哆哆嗦嗦买了Suica,然后步行一站地去京桥预定的酒店。到了以后才明白,为什么订单规定最早入住时间是18点,因为此前整个酒店都是关闭的。

周边转了一下,在附近吃了吉野家,磕磕巴巴This That了半天,店员小姐竟然是中国人,店里稀稀拉拉有几个本地客人在就餐,牛肉饭并未觉得比国内好吃一点。吃完饭还有时间,拖着行李箱去了有乐町的MUJI,如资料所言电器种类确实比较多,但人也超级很多,是在日期间去过十几家MUJI里人最多的。匆匆看了一下,什么都没买返回酒店。过马路时听到乌鸦叫,以为是幻听,抬头还真看见了。联想起多年前看过的《十二国记》的开头,有妖气出动的奇妙感觉。

在酒店办理入住,英文交流足够,日式英语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糟糕。前台的告示板也完全看得懂。是的,日本是有26点的。

想象中的胶囊旅馆是密密麻麻四五层的洞窟,结果只是类似火车卧铺。床位是封闭的箱式,侧面是出入,用帘子拉住,没有锁。每个床位旁边配一个带锁的柜子用来存放行李,也可以将行李放在前台,但是行李必须随着第二天退宿一并取走,不可以寄存,前面也提到过,白天整个旅馆是完全关闭的。 

安置了行李,再出门时天色已晚,也只能到二重桥千鸟渊一带看看。步行到二重桥前的皇居警备派出所时,天几乎已经全黑,皇宫已经关闭,只好绕着皇居走下去。以前偶然读到过,说皇居附近是东京跑步爱好者的胜地,村上春树似乎也在这里跑过,诚不我欺。绕着皇居的护城河顺时针一路走下去,无人的暗路上,也只有迎面而来的跑步者能聊给慰藉,稍微缓解一下恐怖的气氛。沿途的樱花数很高大,枝繁但叶不茂,顶多只有花苞。全程只看到两棵小株的樱花树有开。

所以,最后没有去皇居东北方向的千鸟渊,料定千鸟渊的夜樱也只是泡影。从中间取近路经过东京国立美术馆绕回京都站的丸之内车站。从傍晚出来一直到达丸之内车站,这中间在马路上看到的人简直要屈指可数,当在丸之内看到神色匆匆的人像是刚下了火车,才终于有了现实的存在感。惊鸿一瞥的这几个二次元,直觉认为应该是Cos出身关西的某个男子组合,但完全不确定,也许是某个动漫角色来东京准备参加明天的Anime Japan。

睡前查看了一下Moves,据不太精确的统计,从早上出家门打车去浦东机场,到晚上在东京躺下,步行了23.5公里。心想,虽然这一天基本都浪费了,但好歹有东京漫步到吧。

Posted in WordPress | 评论关闭

去杭州游春

春花来上海,于是和咚咚超超他们一起去杭州,目的地是太子湾公园,赏花。中午达到杭州站,先上楼吃我永不嫌弃的外婆家,然后居然在火车站前不远打到了车,快到太子湾时堵住了,下车步行过去,正好路过浙江美术馆,天很热,进去纳凉,赫然赶上了敦煌艺术展的尾声。可能是一周以来都在下雨,周末整个杭州甚至整个江浙沪都出动了,哪儿哪儿都是人。夹在人流中匆匆看了展,虽然条件有限,但看得出做的还是很用心的。

太子湾公园在办郁金香展,有一些开了,但大多数还没有开,看样子还能持续一阵子。原定要看的樱花开的不多,人倒很多,就没有近前,稍微转了一下,挺热的,咚咚他们也拍完照了,就撤退,原路返回。

绕道西湖的东南角,赶上了雷锋夕照。继续北行了一点,一路狂奔赶上一辆公交车,因为我嚷着热想喝抹茶星冰乐。公交车堵在路上,慢就算了,挤也忍了,那个热啊,简直是三温暖。结果一到涌金门站,呼啦啦下了好多好多人。

四个人最终点了四个抹茶星冰乐,山炮到家。晚上蹭饭局,厚着脸皮蹭吃了玉玲珑。环境在我看来一点都不文艺很造作,服务可以说很差根本不赶趟,倒是菜还真的不错,荷叶排骨、牛肉青豆、盐水豆腐都挺好吃的,分量也不小,不过价格应该也不便宜,拜电影非诚勿扰所赐。

第二天从北山街西的岳飞庙一路向东到断桥,绕去了利星的MUJI旗舰店,面积是大,但东西基本全都见过,最后买了没见过的德国手工磁铁挂钩,门店限定还剩最后一套。再去了将军路的梵几,陈设很不错,家具也挺舒服的。家具太贵,看中了代售的不惑的一个茶杯,随机在杯子内外点了釉,颇有枯山水的禅意,遗憾的是,从任何角度看都只能看到三个或四个点这种事情只是我的YY,好像设计师并不在乎这个。只剩一个没得挑,忍痛作罢。

然后走去火车站,路上想买车票,发现悲剧了,3个小时内的车票都没了。考虑到网上售票2小时前停止,去了现场的售票机看,结果还是一样的。最终去人工窗口买了两张一小时后去下一站余杭的,先上车,然后再补票站回去。等车的时候去了车站的汉堡王,汉堡可真好吃啊啊啊,对肯德基脆鸡堡的爱再也无法持续了!

Posted in WordPress | 评论关闭